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肃 的博客

 
 
 

日志

 
 

隋文帝杨坚为什么不当曹阿瞒  

2009-09-25 11:20:55|  分类: 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隋文帝杨坚为什么不当曹阿瞒

 

581年旧历二月十四甲子日,北周丞相杨坚自己把自己扶正,宣布为大隋开国皇帝,年号为开皇。后人考据说这年号是“圣皇启运,像法载兴”的意思,表明这个佛教护法金刚是“生为人王”的真命天子。

随即史称隋文帝的杨坚下令大赦天下,收买人心,并命令有关官员捧着册书前往南郊祭天,禀告上天隋已承天受命。

既然是汉人天子坐天下,胡人搞得那一套一定要拨乱反正的。

在小内史崔仲方劝说下,隋文帝下达大隋第N号天子令,废除北周建立的六官制度,恢复汉、魏旧制。把什么大前疑、大右弼、大后承、还有小冢宰等前朝官职名称统统废除,设置了太师、太傅、太保三师和太尉、司徒、司空三公,以及尚书、门下、内史、秘书、内侍五省,御史、都水二台,太常等十一寺,左、右卫等十二府,以分别执掌和统领各类职事政务。又设置了上柱国至都督十一等勋爵,用来酬劳那些为新朝建功立业的将帅;设置了特进至朝散大夫七等散官,用来加封有德行和声望的文武大臣。连门下省长官侍中也改称为纳言。

太师、太傅、太保三师和太尉、司徒、司空三公都是一种荣誉官衔,类似今天的XX名誉主席。

并州总管李穆对杨坚能够坐上龙椅所起到的作用无人能比,杨坚给李穆发诏书,约其进京共享富贵。任命李穆为太师,特许他在朝拜时不称名。李穆的子孙即使还在襁褓中吃奶,也一律被授予仪同三司。仪同三司本意指非三公(司马、司徒、司空)而给以与三公同等的待遇,即享受国家正部级以上待遇,可是配防弹车车配住宅楼配警卫员。这下李穆一门身居官位的人多达一百余人,显赫无比。

李穆担心树大招风,就上表籍口年高体衰请求辞职归养,杨坚不答应,下诏说:“古代姜太公吕尚以百岁高龄辅佐周文王、武王成就王业,张苍以白发老人担任汉文帝的丞相,高才伟人佐命当世,不能受常礼的拘泥。”便允许李穆不必天天上朝会坐班。每遇军国大事,朝廷可派人到府上征询他的意见。

杨坚又任命上柱国窦炽为太傅、幽州总管于翼为太尉。

荣誉的虚衔安置妥当后,一些政府关键部门杨坚则统统选用能干的亲信来担当,如原相国府司马高颎为尚书左仆射兼纳言,总理政府兼管给皇帝提战略性建议。

相国府司录虞庆则为内史监兼吏部尚书,相当于今天的最好监察院院长兼中央组织部长;相国府内郎李德林为内史令,即杨坚的皇家办公厅秘书长,另外搭着干些中央宣传部的活儿;上开府、汉安县公韦世康为礼部尚书;上开府、义宁县公元晖为都官尚书;开府、民部尚书、昌国县公元岩为兵部尚书;上仪同、司宗长孙毗为工部尚书;上仪同、司会杨尚希为度支尚书;上柱国、雍州牧、邗国公杨惠为左卫大将军。

一般别人富贵不忘衣锦还乡,杨坚是富贵不忘父母和老婆孩子。当皇帝的第二天,杨坚就诏令修建祖庙社庙,把老爸杨忠追尊为武元皇帝,庙号太祖;老妈吕氏为元明皇后。册立原配夫人独孤氏为皇后,长子杨勇为皇太子。

几天后,任命大将军、金城郡公赵煚为尚书右仆射,与高颎同掌国政,成为隋政府中的第二号要人。

杨坚和原北周载师下大夫荣建绪交情非浅,在他将要接受禅让时,偏巧荣建绪被朝廷任命为息州刺史。杨坚就难抑兴奋地对荣建绪说:“请耽搁几天再走,我们一起享受富贵荣华。”荣建绪的回答却冷冷的:“明公的这些话,不是我想听到的。”

杨坚即位后,等到荣建绪入朝,高居而坐杨坚问:“你现在感到后悔吗?”荣建绪叩头回答道:“我虽然没有处在晋、宋禅让之际东晋秘书监徐广的位置,但和曹魏代汉后的东汉太尉杨彪情状相似。”杨坚虽然不好读书,可还是听出了荣建绪的讥讽之意,怒色顿起:“朕虽然不明白书上的典故,但也知道你这话大不敬!”

原北周上柱国、神武郡公窦毅娶的是北周的襄阳公主为妻,生下的女儿窦氏堪称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年纪不大时就见识非凡,她曾悄悄对武帝宇文邕说:“现在北齐和陈朝还有突厥鼎足而立。突厥势力正在强盛之际,希望舅父能够忍耐,加以劝慰安抚,把老百姓放在心上!”武帝的阿史那皇后是突厥的公主,两口子关系一直不那么和谐。听了外甥女这般让自己多对阿史那示好的话,宇文邕深感震惊,连声赞同并予以采纳。这时,窦氏得知杨坚接受了周静帝的禅让后,气愤得扑倒在殿阶下,捶胸叹息说:“恨我不是个男子,把舅家宇文氏从患难之中拯救出来!”窦毅和夫人襄阳公主急忙捂住女儿的嘴说:“你万万不要乱说,那样会招致灭族之祸的!”窦毅由此对女儿感到惊奇。窦毅女儿长大后,嫁给唐公李渊。李渊是关陇贵族李虎的孙子。窦氏与李渊生下个儿子叫李世民。

杨坚改朝换代速度之快令人咋舌,他自己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文治武功,手里更没有私家军队,怎么说把天翻过来就翻过来呢?

很多人对此都不服气。清人赵翼如此说出大家的心声:“古来得天下之易,未有如隋文帝者。以妇翁之亲,值周宣帝早殂,结郑译等矫诏入辅政,遂安坐而攘帝位。”

杨坚之所以能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首先是他的先人因赫赫军功而跻身西北的关陇贵族之列,家族的声望有了与皇家结亲的基础,接下来,周武帝接班人宇文赟的胡闹和早亡给杨坚制造了夺权的良好契机。也绝非“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如果不是韦孝宽、梁睿和李穆这些有才干有实力之人的呼应,也难以成就杨坚能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事实。

杨坚早有不臣之心,对挟天子而令诸侯并不感兴趣,他不想学当初的曹阿瞒,让自己的儿子篡权夺位,那是因为他亲眼看到权臣宇文护最终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

要么当个架空皇帝的权臣,要么把小皇帝一脚踢开闹革命?

前者的危险系数太大,命运也被新皇帝攥在手里,被皇帝杀掉,同样会遗臭万年。杨坚不想做曹阿瞒,也不想做宇文护,唯一的出路就是只争朝夕,舍得一身剐,做个开国之君!

在乍暖还寒的早春二月里,京城长安的大街上流行黄颜色,新皇帝杨坚与百官群臣一律身穿黄袍在临光殿开始新朝第一次见面会,头戴冠冕的杨坚腰间扎的就是李穆进献的十三金环带。

只是臣子们的黄袍不能继续再穿下去了,因为打杨坚这儿开始黄色为帝王皇家专用颜色,民间再有着赭黄袍者便是谋反,要诛灭九族。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