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肃 的博客

 
 
 

日志

 
 

汉民族历史上第一次对突厥的反击(3)  

2009-09-29 16:26:53|  分类: 史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惨烈的一役

 

猜忌归猜忌,突厥人铁蹄还是扬起滚滚黄尘,黑鸦蔽日般呼啸着向南下急进。

四月十一日,隋朝大将军韩僧寿在鸡头山(即今六盘山)打败突厥军队,上柱国李充在河北山(今内蒙古阴山)打败突厥军队。

不过,这都是小胜,并没有住挡住突厥人南下的凶猛势头。

五月十六日,高宝宁带领突厥军队及还乡团进犯隋朝平州(今河北迁安),突厥五个可汗的全部军队共四十万人悉数侵入长城以南地区。

六月十三日,隋朝上柱国李光于马邑(今山西朔州)。击溃北路突厥军队。西路突厥军队在进犯兰州时,在洛峐山被凉州总管贺娄子干打败。

沙钵略以勇敢善战而得众,北夷皆因此归附他。南侵受挫,沙钵略感到有点窝囊,发誓要卷土重来。

杨坚正策划着对江南的陈朝进军,毕竟那一片土地太富饶了,任何一个有抱负的北方君主都会对它呯然心跳。

此刻,杨坚的大战略方针是北守南攻,隋军主力都集结在南线。

不过对突厥,杨坚也不敢掉以轻心,突厥人剽悍善战,尤其都是骑兵,来去如风,如果稍有疏忽就会被突厥狠狠咬下一口血淋淋的肉来。

十月初三,隋文帝派皇太子杨勇率军驻扎咸阳以防备突厥兼接应北疆的诸路边防军。

寒冷的冬天降临在北方广袤的土地上,朔风怒吼,沟壑僵陈。

澎湃的马蹄声从漠北响起,如旋风般向南扑涌而来。

突厥人卷土重来了!

万里肃杀,冰冷的冬日悬挂在苍皇的天际上,呆若木鸡。目无表情的白日下,到处是惊慌的逃难人群。他们不能不逃,没人愿意做刀下之鬼,也不愿被胡虏掳去当奴隶!

隋军严阵以待,上柱国冯昱率军驻扎乙弗泊(在今青海省青海湖),兰州总管叱列长叉率军镇守临洮(今甘肃省岷县),上柱国李崇率军驻扎幽州(今北京市)。

杨坚的心几天间一直狂跳不止,他需要的是一场对突厥的大胜利,这样他就能缓过一口气来,从容对江南万帆竞渡,一统天下。

愿望总是美好的,杨坚为确保这个愿望能够彻底落实,在十二月十六日,派遣沁源公虞庆则为行军元帅,率军进驻弘化郡(今甘肃庆阳境内),以防备突厥。

虞庆则并不是书生,本是个将门之后。为了以防万一,杨坚来了个双保险,给虞庆则配了个久经战阵的虎将做助手。

这个人就是达奚长儒。

达奚长儒复姓为达奚,字富仁,是汉化的鲜卑人。达奚长儒的祖一辈父一辈都是北魏及北周的干城,祖父达奚俟,北魏时任定州刺史;父亲达奚庆,曾任西魏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爵封乐安公。但达奚长儒的父亲死得早,他从小就是个胆识过人,品德优良的好少年,为事人所称道。十五岁时便继承了他父亲的爵位,不久担任奉平都尉。

宇文泰对达奚长儒这个小青年非常赏识,视为自己的亲信人员之一,后来达奚长儒屡随宇文泰出征,每战必争先,因战功卓著升为持节辅军将军,通值散骑常侍,后擢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周武帝时期,北周与北齐征伐不断,南朝陈国见有机可趁,也浑水摸鱼,连续三次发兵北上,逐鹿天下。其中最著名的一次大战就是公元578年发生的吕梁之役。南朝陈宣帝以吴明彻为主将,率大军进攻彭城(今安徽徐州),陈军进攻到吕梁(今山东商泽县西南)一线时,周武帝已经统一黄河流域。宇文邕岂容南朝人下峨眉山来摘红彤彤的鲜桃子,即派大将乌丸轨与达奚长儒予以反击。

乌丸轨刚把吴明彻包围起来,陈朝的救援部队就赶到了。

来的这支部队号称劲勇,人数七千,由水军将领陈景统率。

北周负责打阻击的是达奚长儒。他搞到几只大船,用大石头击沉在河道当中,阻塞陈军前进的航线。陈景正在一筹莫展之间,达奚长儒一声令下,纵兵水陆并进,迅猛突袭。陈景被杀的措手不及,只身逃命。达奚长儒挟胜与乌丸轨合并一处,夹击吴明彻,将其生擒。此役震撼江南,陈军无比丧胆,自此不敢再提北出远征的茬。达奚长儒也以此奇功进位为大将军,授行军总管,并移师巡防北塞。在边境上与突厥打了个漂亮的遭遇战,达奚长儒的声名大著,一跃成为当代名将。

杨坚当上丞相后,上柱国杨永安煽动利兴、沙龙、武文等六州暴动,响应蜀地的王谦。达奚长儒奉命讨逆,大破杨永安的反政府武装。王谦的两个儿子从京城逃回,想找老爸归队,半路上即被达奚长儒截获斩首。因此,杨坚看好达奚长儒,待大隋立国后,便擢任达奚长儒为上大将军,封蕲春郡公,食邑二千五百户。

突厥人马快,说到就到。冯昱、叱列长叉、李崇迎战,均被突厥击败。

突厥沙钵略可汗与其弟叶护及潘那可汗等,率兵十余万,接着向南挺进。突厥大军从木硖、石门分两路入侵,而弘化郡就近在咫尺,伸手可及。

正是虞庆则这家伙献策劝隋文帝杨坚灭绝千金公主的娘家家族,真是冤家路窄啊!沙钵略马鞭一指,突厥大军直奔弘化郡。

突厥兵锋逼进弘化郡,形势紧迫,虞庆则便让行军总管达奚长儒率骑兵二千为别路,与虞庆则成犄角之势,相互救援。

正值隆冬,白毛风刮了两天两夜,虞庆则的主力部队御寒设备不足,冻掉手指者千余人。虞庆则恼恨得直跺脚,只能缩在堡垒里祈求老天爷变脸,赏几天好日头。

就在这时,搜索前进的达奚长儒在周槃与突厥大军遭遇。

于是,隋朝战争史上最残烈的一役爆发了!

狭路相逢,众寡悬殊,士兵们望着一眼望不到边际的突厥大军心中震颤,恐怖之色跃然脸上。

如果调头逃跑,也会被突厥骑兵冲个七零八落,人仰马翻。

达奚长儒只有一个念头:只有死战求生了!

达奚长儒神色自若,对着士兵大呼:“我们不能逃,身后就是我们的老母亲,妻子和孩子,我们要为她们而战!”说罢,挥刀带头向突厥大军冲去。

主将视庞大的敌人如无物,战士们的士气得以振奋,便呐喊着杀入敌军队伍中。

突厥人越聚越多,砍倒一人,拥上来五六个。

沙钵略可汗指挥大军将达奚长儒所部团团围住,只见刀光闪烁,血肉横飞!

隋军的战斗队形很快被冲散,但是达奚长儒兀自咬牙切齿,死战不休,队伍,散而复聚,始终保持昂扬的斗志。

达奚长儒率领隋军且战且行,大战三日,接战十四次,昼夜染血,直杀得天崩地裂,日月无光。隋军的枪杆折断、刀锋卷刃,弓弩用尽。战士们衣衫褴褛,浑身血污,骑兵也打成了步兵。战器虽失,达奚长儒长儒和战士们就用拳头,用牙齿与敌肉搏,在雪地里翻滚撕打。最后双手露出白骨,依旧嗷嗷大叫,如疯狮狂虎般扑向近身的敌人,奋战不息。突厥兵被杀伤者以万计,达奚长儒也身受五创,其中贯通伤二处,战士死伤者十达八九。

此役虽败,但达奚长儒打出了军人的卫国精神和视死如归的气概,堪称“大隋军神” !

突厥遭到达奚长儒的痛击,意识到面前的这支隋军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对手,军心为之气夺,便焚毁其死伤战友的尸体,恸哭收军不追。

达奚长儒得以裹伤生还。杨坚对达奚长儒在这一战役中所表现的的决死精神大为叹赏,特别下诏褒扬,通电三军,诏书说:“突厥猖狂,辄犯边塞,犬羊之众,弥更山原;而长儒受任北都,式遏寇贼,所部之内,少将百倍,以尽通宵,四面抗敌,凡十有四战,所向必摧,凶徒就戮,过半不反,锋刃之余,亡魂窜迹。自非英雄奋发,奉国情深,抚御有方,士卒用命,岂能以少胜众,若斯之伟,言念勋庸,宜隆名器,可上柱国,余勋回授一子,其战亡将士,皆赠官三转,子孙袭之。”即授达奚长儒为宁州刺史,旋任鄜州刺史。

达奚长儒后任夏州总管,三州六镇军事,都归他指挥。达奚长儒亲自率部巡视祁连山北,西至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西北),胡人闻其大名,星夜远遁,其威名之隆,一时无人能憾。

北疆无战事,杨坚对达奚长儒委以重任,让他出任荆州总管,这一带三十六州军事,都归他指挥,作为南伐陈朝的总先锋。由于战创所累,达奚长儒在担任荆州总管不过年余,便永远地告别了戎马生涯,隋政府以“威”为谥号。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