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肃 的博客

 
 
 

日志

 
 

战 火(5)  

2009-10-04 08:24:07|  分类: 战争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虎穴狼窝

 

    谢青姑在大梁庄养伤时,肃爹一直不敢见她的面,连肃爹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因为什么。

养伤需要药品也需要补养品,这些东西在当时的敌后都是非常匮乏的。区中队的侦察员老胡到鸦鸿桥镇上给谢书记搞药,通过关系搞到一些治愈枪伤的西药,可人走到桥头岗楼时,药品被日本兵翻出来。见势不妙的老胡刚掏出手枪,日本兵一刺刀便把他戳倒,接着又一刺刀扎在大腿上,人还没来得及审讯,就因流血过多断了气,人头被悬挂在鸦鸿桥头上整整示众三天。

正赶上暑天炎热,谢青姑的伤口感染化了脓,卫生员小玲每天都皱着眉头用盐水给她擦洗溃烂的伤口。谢青姑疼得泪水哗哗流,把嘴唇也咬破了。

祁胜又要派人进镇搞药,谢青姑坚决不同意。

眼见谢青姑因伤口感染时常忍不住出声呻吟,最后几天陷入了半昏迷状态,祁胜急地满地乱转,没事就把肃爹骂个狗血喷头。大老徐要亲自到镇上搞药,走出大梁庄半里路了,又被白洪带人追回来。

当天夜里,肃爹就不见了人影。

白洪提出区中队立即转移,祁胜说,这个犟驴子一定去搞药去了。

白洪说,那更得转移,万一来福失手落在日本人手里怎么办?谁能扛过老虎凳灌辣椒水?

祁胜与白洪大吵一场,他亲自带两名队员前往鸦鸿桥接应肃爹,约定如果第二天傍晚不见他们回来,白洪便立刻带队转移。

两人吵架的时候,肃爹刚摸进鸦鸿桥镇。肃爹没带钱也没带枪,到镇上的药铺买药和强行抢药显然都是不可能的。

肃爹身上只揣了棵边区造的手榴弹,打算用在危急时刻与敌人同归于尽用的。

其实肃爹虽是头脑发热,在冲动之下去的鸦鸿桥镇,但他根本就没打药铺的主意。他没当八路前,经常来镇上赶集,见到过背着急救箱的日本卫生兵,这回他是专门冲着日本卫生兵的急救箱去的。

肃爹曾跟东高桥的邻居李富贵卖柴禾到过小鬼子的军营的伙房,离伙房最近的就是日本兵的医务室,那个卫生兵就住在里面。

伙房在兵营的后门内,门口拴着一条又大又凶的狼狗,吐着血红的舌头,十分可怖。

肃爹对付狗有一套,他事前在东高桥村里偷了只狗崽子,就从把狗崽子后门下面的缝塞进去。果然,大狼狗依旧在,只是苍老了许多,这家伙一见这小狗崽子,态度陡变,与它玩耍嬉戏起来,连轻轻攀越过小门的肃爹也不正眼瞧一下。

正是午夜时分,医务室的门窗大开,那个卫生兵躺在蚊帐里鼾声大睡。谁敢闯进兵营里闹事,何况后门边还有狼狗?

墙上挂着急救箱和一支王八盒子,医务室的桌子上乱放着几块啃过的西瓜,旁边有把锋利的手术刀,用手术刀切西瓜,看来日本人是够奢侈的。

杀过人的都知道:用刀杀人要比用枪杀人更淋漓更刺激!肃爹先摸起那把手术刀进帐割断卫生兵的喉咙,背起沉甸甸的救急箱,拔出王八盒子,快速开溜。至于那只小狗崽子就当是换取急救箱里药品的酬金了。

在镇边,有户姓刘的人家,院墙十分残破,跳过墙去就是还乡河,肃爹来时也走的这条路。

还乡河水深更好过膝,轻轻趟过去,便是东高桥村。肃爹不敢停留,穿村而过,走到离大梁庄还有一半的路程时,就与祁胜等人走了个顶头碰。这时,远远听到鸦鸿桥镇上响起枪声。

肃爹这回又没少挨骂,除了白洪、祁胜,还有谢青姑。骂过之后,总算没给肃爹什么处分,肃爹挺满足。

卫生员小玲来取药箱时,亮晶晶的大眼一个劲儿地往肃爹脸上和身下打量。肃爹是个脸皮挺厚的人,最终还是被看得低下头去。

从这时起,小玲有事没事就来找肃爹,主要借口是让肃爹给谢书记打些野味吃,滋补身子。

肃爹便经常一个人到沙流河边的大草洼里打野鸭、野兔子。肃爹的枪法就是这时练成的。每次肃爹带着野鸭或野兔子回来,小玲都会掏出小手绢为肃爹擦额头上的汗珠,肃爹总是欲拒还迎,心里乱的像揣只兔子。晚上睡觉时,肃爹就在小玲与那个日本少女的模样俊俏比较中入梦。

小玲姓包,一笑时鼻翼就堆起细细的皱褶,十分好看。肃爹说,包子有肉不在褶上。伸手去摸小玲的鼻子,结果被小玲满院追打。

除了小玲要肃爹天天刷牙和一定忌烟的事儿,其他的事情肃爹一概有求必应。一次,在谢青姑养伤的房东家,小玲要亲手掏树上的花喜鹊鸟蛋。肃爹就站在房顶,让小玲骑在自己的肩膀上去掏树叉上的鸟蛋。搂着小玲两条大腿,肃爹有些意乱神迷,心不在焉,结果肃爹眩晕之际,险些把人家小玲摔下来,俩人闹了个半红脸。

这年夏秋之交,暴雨如注,一连下了两三天,流沙河水暴涨。

肃爹看到波涛中有一只前所未见的巨龟时隐时现,便一枪把它打死。区中队所有的人都得以改善伙食,吃上了香喷喷的龟肉和龟汤,个个大块朵颐,唯有谢青姑吃过两口后,一听说是龟肉便把刚吃下的东西全呕吐出来。

小玲就埋怨肃爹,说杀龟是要折寿的。气得肃爹直瞪眼珠子。小玲忙又改口说,真的要折寿那就折我的寿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