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肃 的博客

 
 
 

日志

 
 

战 火(6)   

2009-10-04 08:26:36|  分类: 战争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送信路上的战斗

 

县委与县大队一直在亮甲店一带活动。白洪就派肃爹带着一封信找县委汇报工作,请示鸦鸿桥东区在秋季到来时的新任务。

谢青姑用过肃爹冒死搞来的药品,伤口很快愈合,脸色变得红晕,日见精神。她通过小玲让肃爹给县里的张副书记捎个口信,报声平安。

大梁庄离亮甲店不远也不近,中间有两道日军的封锁沟,来回差不多要走上一整天。这种长途跋涉扛着杆长枪是不现实的,老远就会被敌人发现,肃爹就把三八大盖交给祁胜代为保管。

肃爹不愿用王八盒子,这种枪射击时,空弹壳直线往上蹦,如果在屋里或房檐下面开火,飞落的空弹壳就会砸到射手自己的脑袋上。可有枪总比没有强。

小玲赶来送给肃爹送来两个馒头和一根咸黄瓜,让他路上吃。与小玲分手的时候,小玲突然拔出腰间的袖珍手枪塞给肃爹,柔声说你早去早回,甭让谢书记惦记着。

肃爹心头一暖,大步向庄外走去。

有道是怕什么偏偏来什么,在敌后的大平原上,孤身一人送信最怕的就是遭遇敌人。

肃爹天刚亮就动身出发,这日早晨大雾弥漫,许久不散,肃爹在去时的道上没碰上什么麻烦,一路顺风赶到亮甲店。县委老孟和张志远都在,看过白洪的信,两人商议一下,就由张志远执笔回了一封信交给肃爹。

肃爹曾是张志远的小学生,加上谢青姑的关系,张志远一再挽留肃爹吃午饭。这顿招待的伙食并不高档,秋黄瓜、大葱蘸酱就玉米饼子。张志远问过谢青姑的伤势后,还不停地询问和督促肃爹识字学文化。接着张志远讲起国内外形势,滔滔不绝,不打草稿。这顿饭肃爹越吃越没胃口。

回程的路上,肃爹在黎各庄村外被一伙拉伕的伪军截住了。原来县大队带着附近几个村子的民兵昨天夜里搞了一次破袭战,伐了几十里电线杆,还把公路掘了许多大坑。

肃爹躲闪不及,气得心里直骂县大队早不破路晚不破路,偏生老子出门前搞个屌破袭战!

这十几个伪军很大意,也没搜身就直接喊肃爹去扛在路边新伐倒的树干。肃爹与一个黎各庄姓吴的老乡扛起一截树干走了几里路,发现前面的民伕越聚越多,监视的人也越来越多,有骑自行车的特务,还有端着三八枪的日本兵。

肃爹看得心里发毛:不能再往前走了!

路边的左侧就是一大片玉米地,只要钻进去就能脱身。肃爹拿定主意,刚与姓吴的老乡通过气,正巧有个伪军嫌肃爹几个人走的慢,就骂骂咧咧赶过来。

肃爹见伪军走到近前,喊了一声,扔!与姓吴的老乡猛地将树干抛向伪军大腿。砸翻伪军,肃爹叫了一声,快跑!拉起姓吴的老乡连蹦带跳,蹿进玉米地里。

肃爹砸倒的那个伪军是个班长,他手下的几个兄弟立刻叫喊着赶过来捉人。

进了青纱帐就是土八路的天下。肃爹掣出双枪,回身将最先冲进玉米地的两个家伙撂倒。这下算是闯下大祸,周围的敌人听到枪声后立即抛下一切,向这里兜抄过来。

肃爹实是莽撞,如果他不开枪,就不会把所有的敌人全招来的。不过,天下没有后悔药,肃爹感觉不妙,对那姓吴的老乡大吼:快跑!我掩护你。

这会儿,青纱帐外面的几百号民伕哄地一声四散而逃,只苦了肃爹和姓吴的老乡两人。姓吴的老乡圆睁凤眼,还直跟肃爹客气:您是杀鬼子的八路,咱老百姓不能拖累队伍上的同志啊!

肃爹差点气翻了眼,向外连打两枪后,转身一脚把姓吴的老乡踢了个跟头:你他娘的不跑,老子就先崩了你!

打仗最怕有累赘,就是想跑也跑不赢。见肃爹一副横眉立目状,姓吴的老乡不敢再充好汉,爬起来往玉米地深处撒开两条长腿没命地跑。

肃爹呵呵一笑,冒着弹雨,匍匐到一个被打死的伪军前,迅速更换两人的衣服。肃爹的两把短枪都揣在怀里,拿起伪军的汉阳造,这一刻,他的心里才多少有点底,毕竟肃爹用的最顺手的还是步枪。

肃爹把伪军脸上的血迹抹在自己的脸上,歪卡着大盖帽,爬到玉米地边上,哑着嗓子大叫:太君,他们往里面跑了。

青纱帐里面没了射出的子弹,敌人都大起胆子来,嗷嗷叫着冲进地里,将玉米秆冲得东倒西歪。外面的公路上除了那个被砸断一条腿的伪军班长,还剩下一个特务模样的人正在停放自行车。

肃爹看上那辆自行车,就走上去问特务:大哥,有烟吗?

特务有些不悦,但还是伸手去怀里掏烟。肃爹站在特务的侧面,抡圆枪托将他打下公路。那个伪军班长正对肃爹起疑,乍见惊变,慌忙操枪,肃爹扑过去,一把扯过他的步枪,扬手抛进玉米地里,接着又照着他软肋狠狠踢了一脚。

特务的那辆枪牌自行车有九成新,肃爹虽不会骑,也看得心痒,骑起来便走。

可没骑出多远,肃爹就连人带车翻在地上。肃爹站起身再骑,依然摔了个四脚朝天。那个伪军班长不由一阵幸灾乐祸地傻笑,肃爹闻声瞪了他一眼,扛起自行车便走。

看到肃爹走出几十米远,伪军班长挺起身子大叫:土八路跑出来啦,土八路在这里——

肃爹扔了自行车,扭身两枪,把那伪军班长打倒在公路上,大盖帽骨碌碌滚出好远。

枪声就是讯号,钻进青纱帐的敌人纷纷跑出来。

这辆枪牌自行车,肃爹是无法再扛着走了。

肃爹恨得直咬牙,用枪托将自行车前后轱辘的辐条和链盒子全部砸瘪才转身开跑。

今天想来,肃爹的行为极为可笑,其实是一种穷人仇富的心理在作祟而已。

天色渐暗,追赶的敌人放了一阵乱枪就悻悻收兵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