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肃 的博客

 
 
 

日志

 
 

战 火(7)  

2009-10-06 09:04:59|  分类: 战争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风的小风波

 

转眼到秋天,日本兵自把区中队从下庄子撵走后,就在那里建起了炮楼。祁胜始终咽不下这口气。根据县委的指示,区中队要在青纱帐放倒之前,拔掉这个岗楼。可岗楼上住着半个班鬼子兵和十几个警备队队员,还配有一挺歪把子机关枪。

祁胜想让县大队与还乡河对岸的西区区中队阻击打援。西区的区中队长郭振国早年当过土匪,双手使匣子枪,还会武术,他本就目中无人,上次给东区打下手,让祁胜两次在鸦鸿桥镇露足了脸,这回说什么也要参加攻打下庄子炮楼吃口肥肉。

作战计划是祁胜提出的,郭振国捞到的是助攻。

东区西区联手打炮楼,一百多号人没冲过壕沟就倒下二三十人,其余的掉头就跑。祁胜当当两枪打死跑到身边的两个惊慌失措的队员,大叫吹冲锋号。

郭振国在一边就骂上了,说姓祁的,你要不行别瞎嚷嚷,给别人添腚沟子的事儿老子不干!

祁胜火了,将上衣抛向身后,要赤膊上阵,第一个冲向炮楼。肃爹忙一把拉住区长,说让我先把鬼子机枪干掉。一旁的白洪也叫着:老祁你不能莽撞!

肃爹把军帽用木棍戳在大土包上,隐身在一株槐树后,一连七枪,炮楼里就再没有听到歪把子机枪的吼叫。

祁胜吹起冲锋号,嗷嗷嚎叫的队员们刚冲到壕沟旁,炮楼里面的十几个警备队士兵全双手擎着枪出来投降了。守在炮楼顶层的鬼子四死三伤,还在喘气的那三个伤兵也被第一个飞身上炮楼的郭振国打成马蜂眼。

郭振国要把五支三八大盖和歪把子全带走,肃爹横在他面前,子弹顶着膛,阴森森地说,三八枪可以拿走,歪把子是我的。

郭振国用匣子枪点着肃爹:小青愣子!好,咱们后会有期。

不过,这挺歪把子被县大队要去了,换回一个只能打单发的旧歪把子。县大队的马骏能用这挺打单发的歪把子点射打空中飞翔的麻雀,肃爹听说这事,心中一动。

打这时起,肃爹就天天在没人处用三八大盖练甩枪。

这年秋末冬初,延安的整党整风运动终于降临冀东,玉田县委在下庄子开了七天的会,县里及各区主要领导干部都到了场,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当然也有揭发。领导们个个哭鼻子,声泪俱下,捶胸顿足。有搞家长制一言堂的,有贪污的,有乱搞男女关系的,有搞山头宗派主义的,有军阀习气严重的,有贪生怯阵的,有本位主义严重的……

不过,领导们哭归哭,检讨归检讨,他们肚子不亏,天天鸡鱼肉蛋白面烙饼。

下庄子属于鸦鸿桥东区的地界,所有领导的枪全下了,交给肃爹看管。白洪一再告诫肃爹:来福,你可千万给我瞪大眼睛,子弹给我顶着火!

肃爹还是出了乱子。肃爹喜动不喜静,天天在下屋里看着几十把短枪,摆弄几天就腻烦了。抽着领导们的烟卷,肃爹在袅袅的青烟中想起鸦鸿桥镇上的那个日本女孩清秀的面孔,一想到这里,肃爹的左手变有些麻酥酥暖颤颤的。正想着,一阵叽叽喳喳的叫声打断肃爹的幽思,原来是几只麻雀在院子里乱飞。肃爹举起枪,习惯性地一扣三八大盖的扳机。一枪打落一只麻雀,却惊炸了正在开会的领导。白洪一面对肃爹咬牙切齿,一面对孟书记笑着说,来福是怕咱们大鱼大肉吃腻了,打点飞禽野味给大家换换胃口。

孟书记知道肃爹就是七枪打下庄子炮楼的神枪手,很是兴奋,就叫县委委员,县大队副队长马骏过来跟肃爹比比枪法。

院子里的柿子树上残留着几个秋柿子,肃爹用步枪打穿两个,马骏用那挺只能打单发的旧歪把子也打落两个,郭振国一时技痒,忍不住讨过匣子枪把剩下的三个秋柿子全打碎。三人一时不分上下,肃爹就说,死物好打,要打咱们就打喘气的,看谁打死日本人打得多。

众人哈哈大笑,一场枪走火的风波得以消弥。

白洪与祁胜不和,被调到冀东八路军十二团当一营副教导员;谢青姑升任西区委代理书记兼区中队政委;西区区委书记李南坉调任到东区兼区中队政委;祁胜与郭振国,一个旧军阀习气严重,一个犯有作风问题,郭振国好色,曾把房东的儿媳妇给睡了。这两人算是玉田最能打仗的,有错误必须批评,但人才还得使用嘛,所以两人不升不降也不调走。

刚刚养好伤的谢青姑对自己的升迁任命并不满意,郭振国是区委委员、区中队长,可这人土匪出身,流氓成性,自己还是个未嫁人的姑娘,如何与这样的人搭挡?

张志远是玉田县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聪明干练,焉能不解恋人的心曲。趁着没有正式下达各项任命和调动,就找老孟细谈一番。最后决定:马骏与祁胜对换,马骏这人虽枪法出众,可正是倚仗着一技之长在县大队搞山头宗派;西区区委书记李南坉仍调任到东区任书记兼区中队政委;县委委员,宣传部长柴柯到西区;谢青姑任沙流河区委书记兼区中队政委;原沙流河区委书记兼区长杜子悦升任县委委员,县委宣传部长。

祁胜找到老孟:我离开河东可以,必须带来福走。孟书记点头答应了。

白洪临去部队前来找肃爹,问跟不跟自己到队伍上去。肃爹摇摇头。

祁胜和肃爹并没有去成县大队,沙流河区因患病留守在区里的副区长,遭到日军和特务队突袭,中弹牺牲,区中队也打散了。在谢青姑的一再请求下,祁胜改任沙流河区长兼区中队长。马骏依旧留在县大队不动,县委总得有杆枪保护着。鸦鸿桥东区的原副区长林紫峰升任代理书记兼代理区长,大老徐升任副区长兼区中队长。

打开流沙河的局面,仅凭谢青姑、祁胜和肃爹三个人成吗?老孟和张志远商议半天,决定让张志远和马骏带着县大队与谢、祁一同行动,帮助打开流沙河的新局面。县大队集结起来未等出发,敌人就从四面八方兜围过来。此刻值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的战线及主力南移,在华北,没了青纱帐就是日军的天下,日本驻军焉会放过消灭八路军和抗日武装的这个好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